当前位置:

余元君同志先进事迹报告会⑤——七叔是我们永远的骄傲

来源:红网综合 编辑:刘娜 2019-08-08 16:24:45
时刻新闻
—分享—

各位领导,各位长辈:

大家好!我叫余淼,是余元君的侄儿,是余元君三哥的儿子。余元君在家里九个兄弟姊妹中排行第七,我叫他七叔。

七叔是我学习的榜样,更是我追赶的目标。这首先源于他的坚韧。父辈们告诉我,小时候因为家里兄弟姊妹多,生活十分困难,房屋破旧,吃饭也大多不是红薯饭就是萝卜饭。过年时才能吃上一顿白米饭。七叔上学的时候,老师同学对他的印象是,个子小、衣服旧、脸色黄、成绩好。七叔个性要强,不服输,学习十分刻苦,放学回家放下书包,先帮父母干完农活,晚上点着煤油灯在堂屋里做作业、看书。那时候,七叔额头前的头发经常缺个角,那是晚上看书时,油灯把头发烤糊了留下的。

七叔学习成绩一直很好,初中毕业却选择考师范学校。因为,当时的师范院校不仅不要学费,还发生活费,这对于我父辈这样的困难家庭来说,是最好的选择。但七叔的班主任老师跑到家里做工作,说七叔去读中专可惜了,并给我爷爷奶奶打包票,“余元君考不上名牌大学,我负责”。七叔果然不负众望,1990年,以高分考取了天津大学水利系水利水电工程专业,成为我们村第一个名牌大学生。在大学期间,七叔仍然保持着刻苦学习的好习惯。更让熟悉七叔的老师和同学们佩服的是,由于家庭困难,七叔为不增加家里的负担,利用晚上、休息日等课余时间,做家教、摆地摊、当苦力,一人打四份工。虽然,他的努力到毕业前仍未凑足学费,直到参加工作两年后才补齐学费拿到大学毕业证书,但大学期间的成绩很优异。

七叔参加工作后,没有放松学习。在工作之余攻读了硕士和博士,很多论文在省内外学术刊物上发表。七叔这种锲而不舍刻苦学习的精神,鼓舞和激励着我们这些晚辈,家中晚辈已有多人考取了大学,我就是其中之一。

第二是源于他的执着。七叔大学毕业时,我才六岁,听大人们说,他本有机会留在大城市工作,但他毅然回到了家乡,回到了生他养他的洞庭湖。我懂事后,和七叔闲聊时问他,当时为什么选择了回来,而不留在大城市。七叔说,你们出生在好时代,不知道饿肚子的感受。洞庭湖是个灾害多发地区,有个洪涝旱灾,老百姓辛苦劳碌一年,可能会颗粒无收,其生活之艰难,你们没法感受。这种靠天吃饭的生存环境,总得有人去改变。而我就出生在洞庭湖边,有改变这种环境的专业知识,这就是我回来的动力,也是我的责任。当初,我对七叔的话不以为然,觉得七叔是在说大话。现在想想,七叔这一生,不就是在践行自己的初衷吗!

七叔对洞庭湖的爱,已经融进了骨子里。2016年,我的第二个小孩出生,七叔非常高兴,给我孩子起的名字就叫:余梦泽。洞庭湖古称“云梦泽”,“余梦泽”用我们湖南话喊起来不就是“云梦泽”吗。

第三,源于他的担当。七叔在单位是领导,是带头人,用我七婶的话说是个“大忙人”。这些年,七叔回老家的次数不多,但对家人的关爱并不少。2007年,我考上大学,这本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但我父母却为5000多块钱的学费发愁,是七叔给了我2000块钱凑齐学费。读书期间,有一次我到七叔家玩,七叔见我脸色不好,就问我是不是生活费不够,并拿出500块钱给我,还说,你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不要亏待自己,以后生活有困难,就跟七叔说。七叔给过我多少生活费,我记不清了,但七叔对我的关爱,我一直记在心里。

爷爷奶奶晚年身体一直不太好,三天两头去医院。特别是奶奶,2007年患上糖尿病,2015年并发尿毒症,需要定期透析治疗,开始是三周一次,后来变为一周一次,医药费对家人来说是个巨大的负担。我父亲兄弟姊妹多,但都在农村,家境都不宽裕,是七叔,以一己之力承担了所有的医药费。当时家中考虑,七叔独自一人在外工作,也有家庭妻儿需要照顾,便商量几兄弟分摊医药费,七叔总说自己回家少,照顾父母少,就承担这医药费,也算是尽一份孝心吧。

听我七婶说,七叔在家也是个勤快人。虽然在家的时间很少,但只要在家,家务事他总是抢着干,对儿子的学习更是耐心辅导,从学习的方法,到道德品格的培养,细致入微。去年8月下旬,七叔利用休公假带婶婶和堂弟去成都玩了五天。这是他们一家三口唯一的一次出远门。期间,七叔特意安排参观了李冰父子修建的都江堰。七叔说,都江堰修建两千多年了,还在正常发挥作用,是真正的精品工程,洞庭湖的工程也要像都江堰一样修成精品。婶婶说,七叔是个工作狂,就算是难得的旅行,也没忘了与他的工作关联,时刻不忘以自己的言传身教,潜移默化地帮助儿子成长。七叔中年得子,堂弟今年刚满13岁。在七叔的悉心辅导下,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重点中学。去年期末考试,更是取得了7A的全优成绩!每当说到这,七婶总是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第四,源于他的自律。我大学学的也是水利施工专业,报考这个专业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七叔是省水利系统的领导,好找工作。然而,我毕业时找七叔帮我安排工作,而他没有答应。为此,我很不理解,我父亲更是很有意见。后来,我一直在一家施工公司做临时工。另外一家企业得知我是余元君的侄儿后,提出加薪让我去他们公司上班。当时我十分动心,便和七叔说,做临时工养家糊口太难了,想跳槽过去,希望能得到他的同意。七叔听后,语重心长地说:淼儿啊,他们提出给你加薪,你以为是看中了你的技术水平吗?他们是看中了你七叔手中的权力。你好好工作,别想着走捷径,不是你靠自己本事得到的,别去碰。否则既害了自己,也害了我。自己学好了本领,别人不知道你是我侄儿,也会愿意给你工作的机会。这才是做人做事的价值和意义啊。

据我所知,七叔先后主持过洞庭湖区数百个项目的技术评审和招投标工作,签下的合同、经手的资金不下百亿。而我们家,从没有一位亲友通过他承揽过一个洞庭湖治理项目。

生者最大的悲痛,莫过于亲人的离去。1月19日,七叔突然去世,犹如晴天霹雳,使我们家人瞬间陷入了无尽的悲痛之中。七叔离开我们已经两个多月了,但他的音容笑貌、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依然清晰的闪现在我眼前。

今年回家过年,亲人们又聚在一起,可唯独再也见不到七叔的身影了。徘徊在这生他养他的热土,旧事填胸,思之凄然,让我撕心,让我裂肺。

七叔,年夜饭桌上的坛子菜,饱含了多少您对亲情的思念;老家屋后流淌的那渠清水,寄托了多少您对家乡的眷念;八百里洞庭的一湖碧波啊,倾注了多少您对事业的追求。

七叔,您锲而不舍、刻苦学习的坚韧;您孝长爱幼、肩扛家庭的担当;您关心后辈、提携鼓励的博爱;您不忘初心、奉献洞庭的执着;您行得直、立得稳的自律,所有这些,都是您留给我们宝贵的精神财富!

七叔啊,您是我们,您的亲人们永远的骄傲!谢谢大家。

(余元君同志的侄儿 余淼)

来源:红网综合

编辑:刘娜

本文为红网原创文章,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和本声明。

本文链接:https://shuili.rednet.cn/content/2019/08/08/5797290.html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水利频道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