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水利频道 > 正文

河长谈治河:截污必须铁腕

2018-01-04 09:16:37 来源:红网综合 作者:杨杰妮 编辑:袁千惠

  去年5月,长沙全面建立市、区县(市)、乡(街道)、村四级河长制体系,全市境内335条流域面积在10平方公里以上的河流,632座上型水库,水域面积在5公顷以上湖泊及城区内重要水域均实行河长负责制。

  河长制实行半年多,河长们做了哪些工作?又遇到了哪些问题?本报记者采访了此次参加长沙市十五届人大二次会议代表中的几位河长。

  在长沙梅溪湖路与南园路交界处,4个“集装箱”内,污水通过超磁分离一体化污水处理系统后,直接变成清水。谈到这个坐落在梅溪湖畔的污水处理项目,长沙市人大代表、湖南湘江新区发展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张利刚颇为得意。张利刚的另一个身份是负责梅溪湖流域的县级河长,这个项目就是他在去年当上河长之后启动的。

  长沙市人大代表、开福区新河街道党工委书记梅文辉是湘江长沙段的街道河段长。他认为,河长制的建立,让保护湘江的工作常态化了。

  对排污企业要重罚

  作为县级河长,张利刚的负责范围包括梅溪湖全部3000亩的面积。

  湖南湘江新区发展集团下属的湖南湘新水务投资有限公司,成立了一支专门的队伍,“二三十个人,每天都要巡湖,夏天不少人在湖里游泳,还有些垂钓人员,都要进行劝导”。张利刚说,巡湖的人员还负责把湖里的垃圾捡走。

  现在,梅溪湖全部雨污分流、截污到位,已经达到三类水质。张利刚说,他想了不少创新的点子。例如,去年8月开建、9月建成的超磁分离一体化污水处理系统就是其中之一。龙王港是梅溪湖的主要水源,但之前因为岳麓区的污水处理厂处理能力有限,每天有2万吨左右污水直排龙王港。“4个集装箱大小的房子就是一个污水处理厂的缩小版,建在路边一个几亩地的小地方,所有污水进集装箱进行处理后再排入龙王港。”张利刚说。

  但另一方面,张利刚认为,要治污首先要截污,截污必须铁腕。他认为,对于排污企业,要重罚。另外,要科学治理,引入活水。

  一月巡堤三次,建台账有记录

  梅文辉是湘江长沙段的街道河段长,负责从三馆一厅附近的浏阳河入湘江入口到竹山园码头的2.88公里范围。“我们要做的事包括前期摸底调查,建立关于河段的档案。”另外,梅文辉说,河长还要巡堤。在开福区,像他这样的乡镇、街道级河长,一个月要巡堤3次。

  梅文辉每次巡堤,都要走上将近一个小时。通常,他都是沿着最低的亲水平台走,“可以看到河堤靠近水的那一面”。每次巡堤,梅文辉都会拍照片,做记录,最后再录入台账。

  另外,通过巡查,也可以及时发现问题,进行解决。“如果发现了一些污染的东西,就会要求加强污染物的清理。”梅文辉说,巡出来的问题有的是街道负责整改,有的不在街道职权范围之内就进行上报。

  事实上,河长制建立之前,保护湘江的工作也一直在进行。但梅文辉觉得,河长制的建立,让这些工作成为了常态化。“现在制度化了,河道的清理、保洁,还有路面破损,这些费用现在都列入了预算。”另外,梅文辉说,现在湘江边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个公示牌,“上面写了总河长、县区(街道)、村一级的河长是谁,还公布了监督电话,市民发现问题可以直接举报,这也能确保治理的常态化”。

  期待

  责任下到最基层,期待权责能对等

  长沙市人大代表、天心区坡子街街道工委书记郑州也是湘江长沙段的街道河段长,他的责任段是从湘江一桥往南到文津巷路,约两公里距离。

  郑州说,在他的责任范围内,最主要的就是江边垂钓问题。“我们的主要职责是劝导,因为我们也不具备执法权。”说起这个,郑州显得有些无奈。“河长制建立后,这一块职权没对等,我们有职责,但是没有执法权,因此只能由志愿者、社区干部、街道城管去劝他们,他们不听我们也没办法,我们也不能没收别人的渔具。”郑州说。

  郑州所负责的河段刚好处于长沙的市中心地区,除了垂钓,还有冬泳爱好者游泳,靠近南边的地方还有人种菜。“这些问题现在基本都解决了,主要问题就是垂钓这一块。”郑州说,有时候去劝得多了,对方还会反问:“不钓鱼你要我搞么子?我退休了,又不打麻将。”

  不过,建立河长制之后,郑州还是感到了明显的区别。“比以前来说,责任更明确。层层落实到最基层,街道、社区都有任务分工,有了一个完整的架构。”郑州说,“下一步应该会对工作中遇到的问题,包括像权责不统一的问题,会进一步理顺。”

  行动

  2018行动:

  全面落实“河长制”,加强流域综合治理。

  深入实施“水十条”,加强湘江干流长沙段和株树桥水库等饮用水源保护,新建七水厂、扩建望城水厂、提质改造一水厂,加快雷锋水质净化厂建设。(摘自长沙市政府工作报告)

  潇湘晨报记者 杨杰妮 长沙报道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