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水利频道 > 正文

解码圭塘河:河长制如何给河流一个负责任的名字

2017-12-11 09:06:21 来源:红网综合 作者:许敏 安志平 编辑:严欢 实习生 朱婷劼

  红网时刻12月9日讯(记者 许敏 通讯员 安志平)如果说绿色发展是一幅美丽画卷,那么,河长制无疑在画卷的焦点位置。

  从湖南省委省政府成立河长制工作委员会,到全面建立省、市、县、乡四级河长体系,再到第1、2号总河长令的签发,一场“绿水青山”的环境保卫战正自上而下地展开。

  圭塘河作为长沙市最长的一条城内河,由曾经的“龙须沟”变成今天的“生态河”,河长制在这一转变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今天,我们以圭塘河为标本,来解码河长制如何守护一条河流。

  四级河长从宏观层面推动河流治理

  圭塘河位于长沙南边,发源于跳马镇石燕湖水库,流经雨花区、天心区,最终汇入浏阳河,全长28.3公里。圭塘河是一条人工河,20世纪50年代,城南居民为排污、泄洪起见,专门挖了这条河。

  随着河两岸聚集的企业和居民越来越多,圭塘河的自净也能力越来越差。在2000年前后,圭塘河成了一条臭水沟。“河水发黑,到处飘着生活垃圾,离岸四五百米都能闻到臭味。”附近居民谭女士回忆。

1996年6月正值圭塘河汛期,连日大雨,洪水已超警戒水位。图/红图秀虎

  这几乎是那个年代大多数城内河的真实写照——企业废水、生活污水直排江河,日渐威胁人们的生活。

  这个时候,2007年,江苏无锡出现“太湖蓝藻事件”,造成无锡全城自来水污染。当地痛定思痛,作出实施“河长制”的抉择,由各级政府的主要负责人担任河长,负责辖区内河流的污染治理。

  随着这一制度带来了良好的生态、经济效益,2016年12月,国务院正式印发《关于全面推行河长制的意见》,标志“河长制”由点及面在全国推广开来。

  随后,湖南开始全面推行河长制,并陆续公布省、市、县、乡四级河长名单。圭塘河是浏阳河的一级支流,由长沙市雨花区副区长陈怀宇任河长。

  “担任河长,意味着责任更大。”陈怀宇说。

  他口中的责任,除了要“还河流一汪清水”的压力之外,或许还和“河湖管理已纳入政绩考核”有关。

  在全面推行“河长制”的文件中,有这样的表述:将河湖管理保护工作列入对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的主要内容……对考核不合格、整改不力的进行行政约谈、通报批评,并作为干部选拔任免的重要依据。

  可见,在行政职务后加上“河长”二字,并非是可有可无的称号,它将直接关联个人的仕途。

  “怀宇区长每周都要巡河两三次。”曾陪同陈怀宇巡河的圭塘河流域指挥部的项目负责人罗雅韵介绍,“政府河长主要是从宏观层面来推动河流治理。”

  通过走访调研,起草制定了《长沙市雨花区2017年度圭塘河黑臭水体整治工作实施方案》,列出时间表,明确责任人;颁布首份河长令,要求到2017年底前,全面消除圭塘河的“黑臭水”。

  民间河长打手电晚上巡河

  如果对政府河长而言,照顾河流,是行政工作的必答题,那对民间河长来说,则多是出于公益初心而做出的选择题。

  2016年6月,圭塘河公开招募民间河长,希望以一个社会监督人的身份参与治理河道,并在一定条件下,协助相关职能部门开展治水的监督工作。

  冷昭群一直热衷环保,看到招募令后,立刻报名,加入到这样一个“有责、有为、有情怀但无职、无权”的民间河长队伍里。28.3公里的圭塘河共有18个民间河长,每人负责一两公里的河流流域。

  但民间河长也是需要考核的,得有公益心有毅力。“不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冷昭群说,“现在还有几个河长在考核期,还没完全上任。”

民间河长在巡河。图/冷昭群

  民间河长巡河的次数不会比政府河长少,除了下雨天,他们隔三差五就去河边走走看看,巡河的路段和发现的问题会共享在微信群,以避免重复劳动。甚至,晚上也会打着手电巡河。“因为很多企业晚上排污,白天看不出。”

  在冷昭群手机里,有一张不愿提起的照片,照片中他变成了光头。他解释,那是因为在一次巡河中,他发现一个吐黑水的排污管道。为找到污水源头,他爬进管道,顺藤摸瓜,找到了排污企业。“因管道青苔黏在头发上洗不掉,最后干脆剃了光头。”

  除了巡河,民间河长还会捡垃圾、劝诫电打鱼、印发宣传单、组织学校和社区参与公益活动。虽然和普通环保爱好者比起来,他们所作的事好像差不多。但有了官方的认可,民间河长从心里上,还是觉得不一样。“我们的工作之前不被人理解。如今,保护圭塘河已成为全社会的共识。”另一名民间河长彭拥军说。

  “民间河长发现问题后,举报到相关部门,再由职能部门出面解决问题。”罗雅韵说。

  “双河长制”的上下联动,圭塘河的水环境明显好转。“水质已由劣V类提升至V类(编者注:适用于农业用水区及一般景观要求水域)。”罗雅韵介绍。

  数据显示,圭塘河沿河两岸4家污水处理厂全面扩容,关停、整改沿线排污企业上百家,拆除违章建筑194万平方米,并一次性启动50多个污染治理项目,包括污水管网铺设、排污口截流、两岸绿化等。

  完成了治污,政府河长的第二步工作便是恢复生态建设。

  目前,圭塘河的“生态河”面貌基本呈现:因势而建的“羽燕湖”“悠游小镇”“金屏湿地 ”等生态项目,连成了一条景观带。

圭塘河羽燕湖治理前(左)后(右)对比。图/罗雅韵

  从更广阔的层面来看,圭塘河的变化只是湖南生态文明建设的一个缩影。

  2013年,湖南就启动了“一号重点工程”第一个三年计划,2016年,第二个三年计划开始向“一湖四水”延伸。2017年10月至12月,湖南先后印发第1号和第2号总河长令……“金山银山就是绿色青山”的环保观日益深入人心。

  不过,正如陈怀宇所说,“污染不是一日造成的,治河也不可能一蹴而就。”

  但以河长制为抓手,打通每一条河流治理的责任脉络,这幅绿色发展的美丽画卷才能逐渐铺开,并最终呈现天蓝水清地绿的样貌。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