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水利频道 > 正文

湖南大力整治洞庭湖区非法捕捞行为

2017-12-04 09:07:55 来源:红网综合 作者:罗雅琪 郑孟君 廖文 编辑:袁千惠

11月15日,沅江市加禾码头,沅江市渔政站副站长左德明展示被拆除的“迷魂阵”网围。图/记者 杨旭

  11月15日,沅江市加禾码头,七八艘挂着帐篷的渔船停靠在附近水域,岸边满是拆除后卷成一团、由绿色网片和竹篙组成的“迷魂阵”和“布围子”。这些捕鱼工具因其“大小通吃”“有进无出”的特性,有了一个别名——“绝户网”。

  “迷魂阵”在让洞庭湖区渔民坐收渔利的同时,也带来了湖区生物链条的破坏。

  9月下旬,湖南召开洞庭湖治理专题会议,要求各职能部门及环洞庭湖各地从严从实查处湖区破坏生态环境行为。一场整治非法捕捞的行动就此铺开,这场告别“迷魂阵”渔网的战役即将在今年年底落下帷幕。

  潇湘晨报记者 罗雅琪 实习生 郑孟君 通讯员 廖文 沅江报道

  11月15日上午10时许,渔港码头附近的鱼市静寂无声,天空中薄雾还未散去,渔民李四清和儿子李谷为在平常卖鱼的摊位旁徘徊,时不时望向一旁的湖面,两人相对无言。大约10月底,沅江市渔政站执法中队拆除了他们在南洞庭湖东南湖水域设置的“迷魂阵”。

  “不能捕鱼了,我们就在家里玩。”李四清戏谑着自己目前的状态,在捕鱼工具被拆除后,他还不时去“迷魂阵”原设置点的生活渔船上转一转。他还在观望,“看政策有没有松下来的可能。”但沅江市渔政站副站长左德明告诉他,“政策只会越来越紧。”

  渔民:希望政府给予转型就业指导

  把连着网片的竹篙插入湖中,圈住一片水域,只留一个入口,再在围起来的水域安放上毫篼,只能进不能出的“迷魂阵”就这样安装完毕了。“鱼进入入口后,只能朝前一直游,毫篼会将鱼全部兜住。”左德明说。

  每天早上将毫篼拉起后,洞庭湖区的渔民便有不少收获,这样的生活,被李四清称为“去湖里捡钱”。李四清的“迷魂阵”里有四十多个毫篼,往常的这个时节,正是捕鱼旺季的末尾,“现在再把渔网支起来,还能赚个一万块钱。”他说。

  以往李四清和李谷为的一天,凌晨4点是开端。在那时把毫篼拉起,多数时候他们能捕到桂花鱼、红嘴翘白、鱤贝鱼、鲤鱼和鲶鱼等野生高价鱼,“差不多6点的时候,就把捕来的鱼拿到渔港码头去卖。”李谷为说,再然后便是回家睡觉、修缮渔网,如此循环往复。

  在沅江水域范围内设置“迷魂阵”的渔民有500多户,他们的生活在9月底被彻底打破,沅江市政府的工作人员上门要求他们自行拆除网围等非法捕捞设施,原因是“迷魂阵”破坏了湖区的生态食物链。也就是这个时候,一场清除沅江53.7万亩水域中“迷魂阵”的整治行动就此铺开。

  祖祖辈辈靠捕鱼为生的李四清,在接到通知时想得最多的是,拆了迷魂阵,他们一家靠什么生活。在政府工作人员两次登门告知情况后,李四清拆除了部分毫篼,由于水过深而无法拆除的部分,在10月26日由沅江市渔政站一中队执法拆除。“拆后的第三天,我到了现场才知道,(迷魂阵)是真的没了。”李四清说。

  同样的还有渔民谯冬祥。在10月初,政府工作人员第三次上门做工作后,他主动拆除了在万子湖水域设置的近70个毫篼。“刚开始也不想拆,我老婆女儿觉得拆了就不能生活了。”谯冬祥说,但除了拆除似乎也没有别的办法可想。

  “我们支持环保,但我们没读过书,只会捕鱼,转不了型,也没有地方可以转型。”李四清说,他希望政府在一定程度上指导他们转型就业。

  危害:“过度捕捞是一种竭泽而渔的方式”

  在左德明看来,“迷魂阵”是个历史问题,它在洞庭湖一带算是一种舶来品。上世纪80年代,“迷魂阵”由安徽、江苏一带引入,“刚开始是布围子,后来发展成为现在的‘迷魂阵’。”左德明说,布围子与现今流行的“迷魂阵”相比,网片更细更密,“连鱼苗都逃不出去,它是真正的绝户网。”

  “迷魂阵”的兴起是在上世纪90年代,“机械化水平的提高,编织渔网的成本也就越来越低,渔民越来越多利用渔网捕鱼。”沅江市畜牧水产局副局长叶颜明说,“迷魂阵”通常设置在水域内鱼类资源较好的位置,布好一个阵,之后便能坐收渔利。“捕鱼一年有20万的进账,除去开支,一年有五六万的收入。”李谷为说。

  “他们心里并不想拆除。”左德明说,这种方法赚钱容易,“利润大,又一劳永逸,每天只需要看着毫篼就可以了。”几十年来尽管屡屡禁止,但渔民们还是拆了又建。

  “国家的标准是网片直径不能少于三厘米,但渔民的‘迷魂阵’往往低于这个标准。有的可能连一厘米都不到。”左德明说,大鱼小鱼通吃,对渔业资源破坏巨大,它带来的是整个洞庭湖区生物链条的断层,“鱼还没有长大就被抓走了,过度捕捞是一种竭泽而渔的方式。”

  事实上,鱼苗本身的市价很低,但抓来的鱼苗并不是完全没有用处,“通常他们把捕上来的鱼苗碎成粉,做成鱼饵、饲料,这又带动了一个新的渔业产业。”左德明说。

  湖南行动组织联合执法打击非法捕捞

  “迷魂阵”的设置,一方面给当地渔民带来收入,另一方面,这种非法捕捞工具带来的是水域生态环境的破坏。

  记者梳理公开报道发现,2016年9月,由农业部、湖南省政府组织开展的洞庭湖清理整治非法捕捞联合执法行动在岳阳启动,这场为期3个月的整治行动,将清理“迷魂阵”纳入了主要任务之一。而在此之前,邵阳、益阳、岳阳、常德等地也多次组织联合执法,打击管辖水域内的非法捕捞行为。

  今年9月下旬,湖南召开洞庭湖治理专题会议,提出打一场洞庭湖生态环境全民保卫战,努力建设大美洞庭、生态潇湘。由此,地处洞庭湖腹地的沅江市将拆除“迷魂阵”列入了洞庭湖生态环境保卫战重要战役之一。

  沅江水域范围内设有“迷魂阵”等设施的渔民有500多户。摸底排查,细化方案,上门告知……“我们下了决心,要让‘迷魂阵’彻底退出沅江管辖水域。”沅江市渔政站一中队队长刘二平说。

  “我们挨家挨户上门给渔民做工作,愿意配合的就自行拆除,不愿意的,就由执法队员负责拆除。”刘二平说,当11月20日,位于灯塔洲塞南湖汊水域的最后一处“迷魂阵”被拆除后,沅江全市水域“迷魂阵”拆除任务全面完成。

  至此,沅江全市拆除布围毫篼19270个、网片212.5万余米、竹篙107.82万根。

  志愿者声音 希望洞庭湖越来越好

  “迷魂阵在益阳有一二十年了。”沅江市环保协会志愿者易国良回忆,以前虽然一直在整治,但经过两个月的工作,现在南洞庭湖边已经看不见“迷魂阵”的踪影了。

  “‘迷魂阵’对洞庭湖的影响还是蛮大的。”易国良说,以前几乎满湖都是“迷魂阵”,大鱼小鱼一块抓,根本不注意鱼是否长大,这样的捕捞方式破坏了洞庭湖的生态食物链,也破坏了生态环境。现在“迷魂阵”拆除了,不仅保护了水产资源,还保障了鸟类的觅食场地。

  易国良介绍,只要和渔民们把道理讲清楚,大部分渔民都积极配合政府的拆除工作。“环保志愿者主要是配合渔政部门开展工作。”易国良说,志愿者主要是组织船只和发放刀具,配合渔政部拆除竹篙、网片等。

  “水深的时候特别不好进行拆除工作。”易国良回忆,其间有一次水位上涨,造成拆除工作难度增加而不得不暂停,等了十多天,等水位下降才进行拆除工作。

  “我希望洞庭湖能越来越好。”易国良说,“迷魂阵”的拆除有利于洞庭湖的生态好转,并且对候鸟栖息有益处,有时候“迷魂阵”的网兜会把候鸟抓住,导致候鸟像鱼一样出不来。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